• <form id="e9shj"><legend id="e9shj"><option id="e9shj"></option></legend></form>
    1. <nav id="e9shj"></nav>
      <wbr id="e9shj"><p id="e9shj"></p></wbr>
    2. <dd id="e9shj"></dd>
       
      中央政府門戶網 |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App客戶端 政務新媒體矩陣 智能問答 省政府郵箱 無障礙瀏覽 個人中心
       
       
       
       
      首頁 | 四川概況 | 政府領導 | 機構職能 | 政務公開 | 政務服務 | 互動交流 | 投資四川 | 旅游四川 | 網站導航

      三星堆的發掘成果?在世界考古史上都是重要發現

      • 2021年03月22日 08時11分
      • 來源: 四川日報
      • 【字體:

      嘉賓

      孫 華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王仁湘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施勁松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李水城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趙從蒼 西北大學歷史學院教授

      張昌平 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教授

      1986年,三星堆1、2號祭祀坑的出土填補歷史空白。體量巨大的青銅神樹、莊嚴神秘的青銅面具等獨特文物,昭示著3000多年前的中國西南,古蜀先民創造了輝煌燦爛的青銅文化。時隔30多年后,三星堆遺址祭祀區重啟發掘,首批出土文物達500余件,預計6座新發現祭祀坑的出土文物將遠超1、2號祭祀坑。

      本輪發掘對認識神秘的古蜀文明究竟起到怎樣的推動?對認識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有何意義?未來還有哪些工作值得關注?業內專家發表了看法。

      內行眼中的門道

      改變我們對中國古代文明圖景的認識

      記者: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你們在現場重點關注哪些方面?

      孫華:1986年,三星堆1、2號祭祀坑的第一次面世,當時就引起國內外學者的極大關注。我們過去都看慣了中原的青銅容器、各種壇壇罐罐,突然發現了青銅人像、神像以及動物形象,感到很吃驚,因為中國以前好像不鑄造這些東西。當年發掘只發現了2座坑,這次一次性發掘6座,或許能復原出埋藏的很多器物。比如神樹,神話傳說中是3種,要是能復原出不一樣的3種神樹,那就和神話環環相扣了。

      在三星堆發現坑的這片區域,是古蜀國的祭祀區顯然沒有問題。這次發掘,不僅坑的數量增加,并且對周邊進行了詳細勘探。這里可能是當時的神廟或者宗教場所,發掘有助于復原當時神廟的內部空間,了解3000多年前的禮儀場所是怎么回事。這次發掘對完整認識三星堆時期古蜀人的禮儀空間、宗教思想、宇宙觀,以及認識這批坑的性質,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資料。我認為三星堆的兩次發掘,不僅在四川考古、中國考古,甚至世界考古史上都是重要發現。

      記者:此次三星堆遺址新一輪考古發掘備受矚目,作為業內專家,是一種什么心情?

      趙從蒼:發現豐富、收獲重大、讓人震撼!當發掘場景映入眼簾時,我感覺考古人員就像醫院ICU病房的醫生在做無菌操作。不僅新發現6座祭祀坑,而且文物既有頂尊跪坐人、圓口方體銅尊等新種類,象牙也超出上次發現的數量。這次考古發掘與文保并重、科研先行、開放合作的工作模式,一定會對全國乃至世界范圍內的考古發掘產生積極的借鑒和導引作用。

      施勁松:三星堆的新發現確實令人振奮。結合近幾十年的發現可以看到,三星堆當時青銅文化的發達,與中原商文化相比毫不遜色。1986年1、2號祭祀坑及后來川渝地區的發掘,已經揭示出在川渝地區存在著一個過去不為人知的早期國家,改變著國人的歷史觀,也改變了我們對中國古代文明圖景的認識。以前,我們認為中原地區是中華文明的中心,四川無論在地理還是文化,都很邊緣。正因為有了三星堆等系列重大考古發現,讓我們得以用區域角度看各地文明和文化資源的關系。

      發掘成果的最大價值

      揭示中華文明多元一體形成過程

      記者:這次的發掘成果,學術界認為最大價值是再次實證中華文明多元一體。三星堆及以它為代表的巴蜀文化考古發掘,從哪些角度可以證明?

      張昌平:經考古界多年研究,目前我們已經能比較清楚地了解三星堆的文化內涵。人像、面具、神樹這些器物類別代表了本土的獨特創造;牙璋主要來自夏商文化;尊、罍等青銅容器,在文化面貌上是中原文化的東西,但新器型的創意可能來自長江中下游。

      這次祭祀區的發掘,再度發現了這些文化交流的有意思之處。比如中原文化的云紋,在這里放大作為三星堆符號;長江中下游青銅器,肩部會有連體小鳥、獸頭掛在肩部,這次3號坑發現的幾件文物也能看到這種特點。這些文化特征很有意思:這些青銅容器看上去屬于中原文化系統,卻形成了與中原文化不一樣的東西。

      三星堆即使在本地風格特別濃厚的器物上,都有鮮明的中原文化印記。雖然三星堆與中原相隔千里,但有了社會價值的認同,就會突破空間距離。這種認同感,便是日后秦統一中國非常重要的文化基礎。

      李水城: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巴蜀文化,在中國古代文明的發展進程中獨樹一幟。這是一個區域環境相對封閉、宗教信仰和技術體系相對獨特的地區。它在早期社會復雜化進程、與華夏文明的碰撞融合等方面,都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方,有非常重要的研究價值和學術意義。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早期巴蜀文明在與東南亞地區的文化交往和民族遷移中也扮演非常重要角色。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先生曾經說過,四川地區的古文化與漢中、關中、江漢以及東南亞都有關系。從西南地區看,巴蜀是龍頭;從中國與東南亞的關系看,四川尤其是連接東南亞的龍頭。所以加強對巴蜀地區考古文化研究,是早期中國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川渝地區的古代文化同樣屬于中華文明,這個區域的歷史文化發展,揭示出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形成過程,因此具有重要意義。

      未來的探索方向

      不妨對成都平原進行大范圍大視野的考古調查

      記者:即使這次發現了6座祭祀坑,三星堆依然有很多問題尚未得到解答。未來,三星堆還應從哪些方面開展工作?

      王仁湘:三星堆的田野考古做得很不錯,未來相關課題研究可以繼續深化。比如三星堆建城為何選擇經常遭遇水患之處,后來又是什么原因廢棄。三星堆現在發現了三重城圈,我個人認為這應該只是一個功能分區,外圈還不夠大,真正的三星堆城圈,還可以再往外找找。此外,大家關心的三星堆時期的古蜀王陵在哪里等問題,我們的考古人員應該考慮到,并展開相應調查。

      施勁松:對于新發現的祭祀坑,我們還是希望帶著問題進行發掘。如果是祭祀坑,祭祀對象、目的是什么?誰來進行祭祀?我們需要力求回答過去沒有解決的問題。此外,三星堆的祭祀區域不是孤立的。三星堆遺址里還應該有生產這些器物的作坊,以及這些器物的使用之處。所以,三星堆還有很多需要關注的方面,這些未來的發現可以相互關聯。

      還可以研究三星堆文化在本地誕生的基礎,即究竟是什么條件孕育出這樣一種獨特文化?往上,可以在早期寶墩文化方面做做工作;往下,金沙遺址的研究工作也很重要,因為我們現在并不太清楚金沙文化和東周時期的蜀文化如何接續發展,以及當時的社會發生了什么變化,這些需要更多材料。

      此外,可以看到,三星堆出土青銅器和長江中下游青銅器相同相近,但它們之間文化是怎么聯系的,同樣也不清楚。東周以前的川西和長江中游之間或者和其他區域之間,還缺乏像四川宣漢羅家壩遺址這樣的橋梁,期待未來能夠取得新的進展和突破。

      趙從蒼:對三星堆的認識,可以在原有工作基礎上,對成都平原進行大范圍、大視野的考古調查,這樣可能會讓我們更客觀更科學地認識三星堆和古蜀文明。對三星堆文化的源流,以前甚至出現“外星文化”的臆想。如果我們把三星堆放在世界文化發展史、中華文明發展史背景下研究,可能會更順利深入。我建議三星堆未來可以關注分子人類學研究。根據DNA遺傳現象分析,展開人類起源、民族源流、社會文化等多方面的深層次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如果有一天三星堆的墓葬被大量發現,就可以順藤摸瓜。 (記者 吳曉鈴 薛維睿 吳夢琳

      責任編輯: 李莎莎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四川省人民政府網站

      主管單位: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主辦單位:四川省大數據中心

      運行維護單位:中國電信四川公司

      網站標識碼5100000062  蜀ICP備13001288號 

      川公網安備 51010402000507號
      網站地圖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主編信箱